•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齊魯銀行異地分行不良率居高不下

    原作者: 丁琬瓔 |原發: 《投資者網》

    放大 縮小

    根據齊魯銀行2020年一季報,一季度實現營收19.33億,同比增長18.44%,歸母凈利潤6.95億,同比增長9.83%。截至3月31日,總資產3141.66億,較2019年末有2.16%的小幅增長。


    實際上,自2015年以來,齊魯銀行營業收入和凈利潤一直保持增長(見圖1),利息凈收入是營利的主要來源。


    但是,在銀行專項指標方面, 2019年度以及2020年一季度,齊魯銀行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和資本充足率均出現下滑(見圖1),資本金壓力初現。


    公開資料顯示,齊魯銀行成立于1996年6月,是在濟南市原17家城信社的基礎上組建而成,全國首批、山東省首家成立的城商行,2015年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成為全國首家在新三板掛牌的城商行。


    2019年5月27日齊魯銀行向證監會提交IPO申請,發行后總股本將不超過54.97億股,將全部用于補充本行核心一級資本,提高資本充足水平,12月齊魯銀行完成反饋意見回復,目前狀態為“預先披露更新”。


    背靠經濟大省  異地分行不良貸款占比6成以上


    城商行是服務區域經濟的主力軍,齊魯銀行背靠經濟大省山東,該省GDP總量在全國排名第三。按理說,齊魯銀行應該“近水樓臺先得月”,然而,實際情況并非這么簡單。


    據招股書,齊魯銀行經營區域覆蓋山東省內十二地市及天津市,戰略投資濟寧銀行、發起投資德州銀行,是山東省城商行聯盟的并列第一大股東,在山東、河南、河北擁有16家村鎮銀行。


    截至 2019 年 6 月,齊魯銀行貸款主要集中于濟南地區、天津地區和聊城地區,而齊魯銀行跨區域發展遭遇“尷尬”,異地分行信貸資產質量不佳,不良貸款率居高不下,不良貸款占比更是出現“倒掛”。


    圖表來源:齊魯銀行招股書


    圖2數據表明,齊魯銀行異地貸款額明顯低于總部所在地濟南地區,但不良貸款率明顯高于濟南地區。截至2019年6月,齊魯銀行貸款總額1320億,不良貸款余額21.49億。濟南地區以外的不良貸款余額12.1億,占該行不良貸款近60%。以聊城地區為例,貸款余額占比8.88%,不良貸款余額占比28.27%,不良貸款率5.18%,接近濟南地區不良貸款率(1.31%)的4倍(見圖2)。對此,齊魯銀行在招股書中解釋稱,“報告期內,本行經營區域范圍內,經濟和金融環境差異較大,導致不同區域貸款不良率存在較大差異”。


    另外,截至2019年6月,天津地區和聊城地區在貸款額占比略降的前提下,不良貸款占比較2018年末分別增加2.02、0.53個百分點(見圖3),貸款質量有惡化的趨勢。


    齊魯銀行在招股書中提到,跨區域運營可能面臨不確定性的擔憂,“在異地經營過程中,仍可能出現對其他地區經濟和人文環境的了解程度不足,業務擴張不能滿足市場需求等情況,因此經營業績、財務狀況及業務發展前景可能受到不利影響。”


    發力小微企業 風險管控壓力大


    立足“服務地方經濟、服務小微企業、服務城鄉居民”的市場定位 ,齊魯銀行在服務小微企業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小微企業貸款在業務中占有較高的比重,可是,這也為后期的風險管控和貸后管理埋下了隱憂。


    作為市場經濟中最具生機與活力的群體,近年來小微企業發展迅速,融資需求快速增長,銀行對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重視程度不斷提升,各商業銀行紛紛推出針對小微企業的多元化產品,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已成為銀行業未來重要的發展方向。


    根據銀保監會統計數據,2020年一季度末,銀行業金融機構用于小微企業的貸款余額38.9萬億元,其中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即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12.6萬億元,較年初增加7.6%。


    總體來看,齊魯銀行的小微企業貸款余額穩步增加,根據招股書, 從2016 年至2019 年 6 月,中小微企業合計貸款余額分別為558.67億、639.12 億、700.82 億和753.69 億,占齊魯銀行貸款總額的86.10%、85.14%、86.44%和86.52%。2019年齊魯銀行財報中提到,當年向中央銀行借款增加,主要原因是合理使用央行資金加大對民營、小微企業信貸支持。


    然而中小微企業規模較小,資信水平較低,抗風險能力差。宏觀經濟環境和中小微企業經營情況的變化都可能導致借款人的信用惡化,也給齊魯銀行后期的貸款管理帶來不小的挑戰。


    據《新冠肺炎疫情下小微企業生存狀況調研報告》,規模小、盈利能力較低、成立時間短的小微企業受疫情影響最為嚴重,近半數直接面臨停產歇業,且此類小微企業占比極大。業內人士認為,中小企業現金流儲備不足,又大多在投入期,利潤的沉積不夠未來幾個月的正常商業活動,在宏觀經濟大環境發生變化時,出現問題在所難免。


    另外,小微企業的財務信息質量不高,信息不透明程度更為嚴重,也可能導致銀行對中小微企業的信用風險無法作出準確評估。


    對于如何平衡“積極扶持小微企業,發揮中小銀行優勢”和“做好風控、貸后管理,將不良貸款率控制在較低的水平”之間的關系,齊魯銀行向《投資者網》表示,“深耕企業產供銷場景,匹配針對性金融服務,與核心企業、第三方平臺、政務機構等多方業務協同,推進風險可視化,佐證中小企業經營情況,解決銀企信息不對稱難題,通過核心企業或政府信用輻射,為中小企業增信,解決其缺乏抵質押物難題。”


    IPO遇“阻力” 永續債或成替代方案


    除了以上壓力以外,齊魯銀行IPO還面臨著兩重阻力。


    第一重阻力,是2020年經濟下行和疫情沖擊。


    2019年,在監管層鼓勵銀行補充資本金的政策環境下,銀行A股IPO提速明顯,全年共有8家銀行登陸A股市場,與去年銀行A股IPO大豐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20年截至目前,尚無一家銀行登陸A股。


    根據證監會披露信息,截至目前,包括齊魯銀行在內,有17家銀行處于排隊上市狀態,無論是從服務實體經濟,還是從擴展自身業務的角度來看,商業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對多渠道補充資本的需求都在不斷增長。


    通常來說,銀行補充資本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通過內源性方式補充資本,比如依靠自身盈利;另一種是通過外源性方式補充資本,比如IPO、定增、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當前銀行IPO遲遲沒有進展,發行永續債、二級資本債來增強資本實力或可成為一段時期內的替代方案。對于是否發行永續債以及進度如何,齊魯銀行向《投資者網》表示,也在積極拓寬資本補充渠道,“永續債發行相關工作正在有序推進”,另外,齊魯銀行還在財報中提到,“年內強化資本管理,二級資本債獲批60億元,首期成功發行20億元;年末資本充足率達到14.72%,較上年提高0.22個百分點,有效支持資產規模增長和結構調整。”


    第二重“疑似”阻力,是準備兩年的基金代銷資格申請“已撤回”。


    山東省證監局網站披露的信息顯示,齊魯銀行申請撤回基金代銷業務的材料在5月22日被批準。對此齊魯銀行回復《投資者網》時稱,“撤回基金代銷的資格申請更多的是出于相關業務上的考量,不會影響上市事宜。”Wind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國內共有475家基金代銷機構,其中銀行是基金代銷的主要渠道,達159家,券商為122家,獨立基金銷售機構為108家。業內人士認為,馬太效應下,強者恒強,且不說與國內大型銀行比齊魯銀行的競爭優勢較差,單從基金零售客戶逐步偏好互聯網渠道來講,拿下基金代銷資格對齊魯銀行并沒有太多實際意義。


    不可否認的是,齊魯銀行一方面經受著跨區域經營的考驗,另一方面異地不良貸款率未見改善。在遲遲沒有進展的IPO長隊中等待,齊魯銀行能否順利轉A,《投資者網》將持續關注。


    (編輯:于思洋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莹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