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盛世大聯在線押寶汽車后市場服務

    原作者: 雷賽蘭 |原發: 藍鯨財經

    放大 縮小

    近日,新三板掛牌保險中介盛世大聯歷經“三連改”,即改名、改證券簡稱、改所屬行業,搖身一變成信息技術服務業的“盛世大聯在線保險代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大在線”),意在貼合在線經濟發展戰略和打造品牌形象。


    據悉,盛大在線“互聯網 ”業務主要有車管家和車險代理兩大板塊,但在車險手續費傭金下滑,汽車后市場迎來巨大空間的背景下,公司重點押寶車管家服務,兼顧保險代理業務發展。或受益于此,2019年其營收持續增長,凈利守住億元平臺。


    然而,業務調整并非易事,加大投入、銷售規模迅速擴大的同時,盛大在線成本高企,存在資金使用壓力。為滿足經營資金需求,盛大在線頻頻借款,沖擊A股IPO,發展外部轉介渠道,縮減內部銷售團隊。業內人士向藍鯨保險表示,汽車后市場服務前期需大量燒錢,且要長周期才可能獲得回報,一般保險中介機構難以模仿這種業務模式。


    瞄準在線經濟發展戰略,押寶車管家汽車后市場業務


    繼改名后,“盛世大聯”于6月9日將證券簡稱改為“盛大在線”。6月15日,盛大在線再度發布公告稱,其管理型所屬行業已由“J金融業”改為“I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投資型所屬行業已由“16金融”改為“17信息技術”。


    對此,盛大在線表示,“改名是為了更貼合公司長久堅持的發展在線經濟的戰略和打造品牌形象。改所屬行業是為了契合‘致力于互聯網重塑構建汽車后市場生態服務鏈,為中國車主提供優質的汽車后綜合服務’的業務發展和戰略定位”。不過,有業內人士向藍鯨保險表示,改名的目的或在于方便融資。


    事實上,盛大在線瞄準“互聯網 ”發展戰略已有時日,2016年,公司向外公布了未來5年發展規劃。其中一項即是通過打造車險APP全流程服務閉環,發揮車管家整合上游供應商的服務作用等方式實現服務多元化目標。


    目前,盛大在線“互聯網 ”業務主要有“車管家”和“車險代理”兩大模塊,這也是其收入的主要來源。其中,車管家主要為銀行、險企的高端客戶設計車務服務的解決方案,如汽車保養、美容、救援等;車險代理業務主要運用科技對數據進行采集,使全產業鏈標準化數據互聯互通。


    為發展線上業務,盛大在線不斷加大研發投入。2019年,盛大在線研發支出為9112.78萬元,同比增長85.34%,而該投入在2014年僅有225.72萬元。


    同時,盛大在線還在加快投建科技服務公司,為提升綜合競爭力“錦上添花”。公開資料顯示,盛大在線于2019年12月擬以1000萬元設立景寧嘉順汽車科技服務有限公司;時隔5個月后,又擬設立上海宗臻科技有限公司,出資200萬元。


    發展過程中,保險代理業務線上線下相結合,線上以電銷、移動互聯網為主要營銷平臺;線下豐富服務網點,兼顧傳統銷售渠道。據了解,2014年,盛大在線僅在北京、江蘇、四川設有分公司,到2019年已在34個城市設有分公司。


    不過,在業務上有所側重,較為明顯的變化是盛大在線重點“押寶”車管家業務。2019年,車管家業務達9.02億元,同比大增113.58%,占營收比重增至50.59%;而保險代理收入為8.8億元,較2018年縮減12.37%,占比下滑至49.36%。這也是自其上市以來,車管家業務首超保險代理業務。


    而車管家業務的翻倍增長也帶動盛大在線營收再創新高,2019年,盛大在線營收為17.83億元,同比增長24.73%。同時,也維持了較高的盈利水平,2019年盛大在線實現凈利1.01億元。


    保險業內人士張明明向藍鯨保險指出,“汽車后市場服務,需要整合許多線下服務網點資源,諸如修理廠、快修店、洗車店、救援公司等,還需要建立線上服務體系、運營體系。實際上,從2014年開始,市場中即出現一波汽車后市場服務平臺,如途虎養車等,但生存下來的極少”。


    因而,在張明明看來,汽車后市場服務很難做好,業務拓展、經營管理等方面需要大量燒錢,而且可能要長周期才能獲得回報。對于一般保險中介機構而言,盛大在線的這種業務模式難以被模仿。


    保險代理收入九成源自轉介,缺乏客戶黏性或不利于長期發展


    事實也的確如此,推進“互聯網 ”業務,兼顧布局傳統線下代理業務渠道,進行業務調整并非易事,加大投入、銷售規模迅速擴大的同時,盛大在線燒錢金額逐年增多,壓力之下,又該如何應對“錢荒”,成為業務拓展的挑戰。


    數據顯示,在2014年上市之前的兩年,盛大在線營業總成本控制在0.68億元、0.83億元;而上市后,營業總成本已由2014年的0.89億元增長至2019年的16.79億元。


    面對業務拓展的經營資金壓力,盛大在線長期以來依賴營業利潤及銀行借款,為業務發展及IT基礎設施提供資金。


    其中,銀行借款方面,盛大在線2017年借款額為0.81億元,到2019年已增至2.75億元。今年4月,盛大在線董事會會議又審議通過了2020年度為全資子公司提供不超過9億元的擔保額度的議案,以滿足生產經營和資金需求。


    對此,張明明表示,“頻繁向銀行借款,可能與其布局汽車后市場服務有關,前期布局和業務拓展都需要大量資金,涉及到負債率的問題”。


    蘇寧金融研究院金融研究員陳嘉寧向藍鯨保險表示,“頻繁短期借款也可能是‘借新還舊’,即前一筆到期后續借還款,只要盛大在線保持現金流穩定,就不會出現特別負面的問題”。


    與此同時,近年來,盛大在線多次籌謀登上更大的籌融資平臺,經歷了A股到H股,最終兜兜轉轉重新回到A股的申請賽道。


    2016年,盛大在線啟動3年內登錄A股IPO規劃,但2018年5月21日,即與合作券商協議解除上市輔導協議;緊接著在2018年5月29日,盛大在線放出擬赴港上市的信息,然而就在上市前夕,盛大在線踩急剎放棄港股IPO;今年3月18日,盛大在線一紙公告,透露重回A股上市的計劃。


    不過,陳嘉寧表示,“現在資本市場整體不活躍,從香港折回內地,短期內,能不能在國內上市不好說,當下的節點也不算是好時機”。


    資金使用有開源,也有節流。據了解,自2015年起,盛大在線就開始縮減內部銷售團隊,減少自建人力成本,轉而通過轉介的渠道獲取較高保費代理收入。


    盛大在線港股招股說明書顯示,2015年到2018年9月末,外部轉介來源產生的收入分別為1.36億元、2.9億元、6.01億元及7.72億元,分別占保險業務收入的88.5%、95.4%、98.8%及99.5%。


    在這種業務模式下,高效且便利的方式將其保險代理業務觸達至更多客戶,促使其保險代理收入規模迅速增長,但也導致公司毛利率逐年下滑。其毛利率已從2014年的45.04%下滑至2019年的16.69%。


    陳嘉寧表示,“過于依賴外部轉介可能會導致盛大在線渠道成本較高,從而壓低其利潤空間”。


    張明明從業務層面分析指出,“對于盛大在線而言,通過轉介而來的保險代理業務缺乏粘性,也缺乏掌控力,難以沉淀客戶群體,或不利于公司的長期發展”。


    (編輯:于思洋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莹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