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甘李藥業三闖A股:曾涉行賄案 產品結構單一

    原作者: 付曉雅 |原發: 藍鯨產經

    放大 縮小

    6月16日,不出意外,甘李藥業將正式開啟申購,申購代碼732087,申購簡稱“甘李申購”,這是甘李藥業距離A股最近的一次。


    近日,證監會再次批準了甘李藥業首發申請。事實上,這已經是甘李藥業第三次沖刺IPO。藍鯨財經多方采訪獲悉,甘李藥業前兩次均折戟背后,或與該公司卷入行賄案件有重要關系。


    此外,成立于1998年的甘李藥業,主要從事重組胰島素類似物原料藥及注射劑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營收也主要來自胰島素制劑及胰島素干粉的銷售收入。從近五年的經營利潤率來看,甘李藥業毛利率一直穩定在90%附近,堪稱“胰島素中茅臺”。然而,甘李藥業胰島素制劑銷售收入占比目前維持在九成以上,這也讓該公司產品結構單一的風險尤為突出,并引發眾多投資者擔憂,這些問題都亟待甘李藥業予以解決。


    對于上述問題將如何解決,藍鯨記者聯系了甘李藥業方面,對方以忙于上市為由,未能給與回復。


    兩度IPO受阻,曾涉行賄案或是主因


    今年一季度,甘李藥業交出了一份尚具有成長性的成績單, 2020年一季度,甘李藥業實現營收4.7億元,同比增長9.73%;營業利潤為1.54億元,同比增長27.19%;歸母凈利潤為1.23億元,同比增長26.05%;歸母扣非凈利潤為1.01億元,同比增長41.04%。


    但是為何屢屢上市折戟?一方面,甘李藥業近年來業績不穩定可能是其中一個因素,但最主要因素或許還是公司曾涉及行賄。


    一位醫藥行業分析人士直言,甘李藥業曾兩度欲上市,但最后都以失敗告終,曾犯下的行賄錯誤或許是主要原因。


    某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在醫藥企業IPO過程中,商業賄賂行為一直備受關注。因為一旦公司存在賄賂問題,那么,該公司是否是合法、合規經營以及是否建立、健全并有效執行內控制度就十分令人懷疑。同時,大家也會質疑該公司財務數據的真實性。這就會導致該公司不滿足發行條件中關于主體資格、規范運行的要求,這將對IPO造成實質性障礙。”


    2013年,甘李藥業某醫藥代表曾對媒體爆料稱:“2008年起,甘李藥業通過項目費、AP費和市場費三種方式進行醫藥行賄,金額高達8億元。其中,僅2012年就高達3億元。”該醫藥代表還坦言,“正是因為甘李藥業急于謀求上市,才希望美化業績,不惜以商業賄賂的形式換取銷售額。”


    于是,2014年1月,警方正式批捕甘李藥業駐湖北的7名醫藥代表。由于涉及金額巨大,該案被列為湖北省重大經濟案件之一。該年,甘李藥業首次沖刺IPO,被終止審查。


    2018年,甘李藥業重啟IPO,并于當年4月順利過會,但仍未能上市。


    今年,甘李藥業再次嘗試IPO,曾經的行賄問題是否得到解決依舊是大家關注的焦點。目前甘李藥業銷售費用依舊維持在較高水平,這也很容易帶來一定的法律風險。據甘李藥業披露,銷售費用主要包括銷售人員的職工薪酬、差旅費、業務宣傳費、會務費及物料消耗等相關費用,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度上述費用合計占銷售費用的比例分別為90.34%、89.50%及85.25%。


    為此,甘李藥業特意解釋道:報告期內,公司個別銷售人員與個別會議供應商或其員工存在資金往來行為。2017年至2018年6月,合計發生金額817.13萬元,占公司同期會議費發生金額比例僅為1.39%,涉及的員工人數占銷售人員比例為0.75%。且僅有2017年存在大額資金往來,2018年1-6月系偶發的、小額資金墊付,金額僅為2.22萬元,2018年6月后無相關資金往來發生。


    甘李藥業方面稱,上述資金往來發生原因主要系:甘李藥業向會議供應商付款需要一定周期,銷售人員為保證會議如期召開,為會議供應商墊付部分會議費用,包括場租、用餐、租車、宣傳提示物等。會議供應商收到甘李藥業付款后,轉賬歸還甘李藥業銷售人員的墊付資金。以及員工因購房、合伙經商等資金需求,與會議供應商員工之間存在資金往來。相關資金往來未涉及商業賄賂等非法用途。


    時至2020年6月5日,甘李藥業終于獲批上市。


    產品結構單一,風險不容小視


    招股書中揭示了甘李藥業目前面臨的諸多風險,包括政策變動、藥品降價、新品開發和審批等風險,然而最受外界關注的還是甘李藥業自身主導產品結構單一的風險。


    公開資料顯示,甘李藥業專注于糖尿病治療領域,營收主要來自胰島素制劑及胰島素干粉的銷售收入。其中,胰島素制劑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在2017年-2019年分別為96.45%、98.35%、95.10%。


    然而,甘李藥業所依賴的重組甘精胰島素注射液的單價卻處在下滑趨勢。2017-2019年,重組甘精胰島素注射液的單價分別為121.29元、122.99元和121.35元。此外,重組賴脯胰島素注射液的單價分別為60.40元、56.23元和55.14元。


    多年來,國內胰島素市場一直被跨國企業壟斷,市場集中度很高,諾和諾德、禮來、賽諾菲三家外資企業的市場份額總和近70%。給甘李藥業帶來的競爭不容小視。甘李藥業也表示,一旦出現替代產品導致市場對胰島素制劑的需求大幅減少,或者競爭對手推出類似產品或新一代產品導致公司現有主要產品競爭優勢喪失,可能導致業績大幅波動。


    北京鼎臣醫藥咨詢公司創始人史立臣表示:“現在國內生產胰島素的企業大致有10家左右,還有國外的幾大巨頭。隨著國外的原研產品過了專利期,外國藥企完全可以通過大幅降價等方式進入帶量采購,打擊中國藥企并傾銷產品,就像阿卡波糖。這時候,中國藥企可以采取產品群戰略來應對。”


    對于甘李藥業強敵環伺的處境,史立臣建議:“任何企業都有自己相對固定的資源,主要是他擁有的市場資源,比如醫生資源、醫院資源。因為甘李藥業是做胰島素的,所以胰島素相關疾病的產品線也容易建立起來,但拓展產品線方面不能什么都做,也不能別人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得根據自身的資源和能力,來確定產品的研究方向和優化方向。”


    機遇并存:市場規模近200億,增長潛力大


    雖然存在諸多風險,但甘李藥業同樣也面臨巨大的市場機遇。


    IDF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糖尿病患病人數約為1.16億人,市場規模約為200億人民幣,中國已成為全球糖尿病患病人數最多的國家。盡管我國胰島素市場增長速度超過了全球平均增速,但參照發達國家的市場發展歷程,國內市場仍有很大的發展潛力。


    據了解 ,我國糖尿病患病人數雖多,但我國大量糖尿病患者尚未接受有效的治療,胰島素治療普及率也很低。


    據IDF統計,國內僅有2%的糖尿病患者使用胰島素類藥物控制血糖,而這一比例在美國約為30%。同時,2019年,中國糖尿病患者年人均醫療費用約為936.2美元;而以美國為例,糖尿病患者人均年醫療支出高達9505.6美元,國內糖尿病患者人均醫療費用和胰島素使用量遠低于發達國家水平。


    未來,發展中國家將成為全球胰島素市場需求的重要來源。同時,重組胰島素類似物產品增速遠高于其他品種,市場份額不斷提高。


    華鑫證券分析師也指出:甘李藥業是首家取得重組胰島素類似物生產批文并已實現產業化生產的中國企業。我國的重組胰島素類似物市場正處于快速發展階段,基本被進口產品壟斷;甘李藥業重組胰島素類似物產品的銷售已實現快速啟動,能夠憑借在國內企業中的先發優勢,取得進口替代的市場先機。該公司已擁有了長效甘精胰島素、速效賴脯胰島素、公司門冬胰島素及精蛋白鋅重組賴脯胰島素混合注射液(25R)四個重組胰島素類似物品種,覆蓋長效、速效、中效三個胰島素功能細分市場。未來產品線將進一步豐富,成為擁有重組胰島素類似物全產品線的生產企業,更好地把握胰島素市場快速發展的市場機會。


    同時,北京鼎臣醫藥咨詢公司創始人史立臣也表示:“甘李藥業已經在研究第四代胰島素,非常有可能通過這一創新產品實現超越。”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莹莹网